闲散一石的个人门户
炫门户
来访

今日

博客 BLOG<返回博客列表页
话说某些国人的“自以为是”和“强加于人”
2017-05-18 22:07
分类: 杂谈

话说某些国人的“自以为是”和“强加于人”
闲散一石

   网上有一个贴子传了很久。该贴指出了“史上最有名的错别字”,比如承德避暑山庄匾额中的“避”字,右边的“辛”下部多写了一横(公元1711年),南京明太祖朱元璋明孝陵上写的是“眀孝陵”,扬州大明寺平山堂“风流宛在”匾额中“流”字少一点(自清光绪初年两江总督刘坤一之手),等等。

   该贴子还说,因为汉字难写,因此才有了世界上最为独特的人群——书法家,凭写字吃饭的人。并且说,书法家“有意错”以自称为书法艺术,因此不少人并不认为书法家写出的错别字是错别字,反而觉得是一种意境、一种艺术。即便真的写错了,书法家也往往会找出一些漂亮的理由和说辞,附会自己的错误,忽悠大家。

    看了该贴的第一感觉是,此贴作者弄错了时空,没有搞清楚今夕是何年。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从贴中指出的错别字看,显然是用现在规范的汉字作为标准,去衡量几百年、几千年前书法作品的字是对是错。这正如,因为现在是十两为一斤,却说历史上的十六两为一斤是错一样,其荒谬之处再明显不过。只要浏览过碑贴的人,就会知道“避”字右边“辛”的下部写三横,光明的“明”左边的日写成“目”,风流的“流”上面没有一点,在唐代碑贴中不仅并不鲜见,而且比比皆是,这说明这三个字在古代那样写是对的。再说,在历史上,并不存在凭写字吃饭的人。古代的书法家其实都是大学问家,多数还是高官,写字只是做学问、当官员的基本功,并不是以写字谋生。靠写字吃饭,还是这几十年的事。大家不会写字,毛笔都不会拿了,有的人就以此为生。这也说明,又把今天的现象当成古代也有的现象了,还是搞错了时空。

    现实当中,不仅存在以现在的规范汉字作为标准去衡量历史上书法作品中的字是对是错的思维方式,还存在用现在的汉语拼音去研究古诗古词读音的研究思维方式。最近有幸学习了某网页介绍的诗词格律知识,觉得也是颠倒了时空关系,不知今夕是何年。网页中说,韵是诗词格律的基本要素之一。诗人在诗词中用韵,叫做押韵。从《诗经》到后代的诗词,差不多没有不押韵的。一首诗有没有韵,是一般人都觉察得出来的。网页中还引用了许多古诗作为例子进行说明。比如,宋·范成大的《四时田园杂兴》:昼出耘田夜绩麻,村庄儿女各当家。童孙未解供耕织,也傍桑阴学种瓜。其中的“麻”、“家”、“瓜”就是押韵的。比如,唐·杜牧的《山行》: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深处有人家(闲散一石注:应是“生处”)。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其中的“斜”、“家”、“花”都是押韵的,因为唐代“斜”字读“siá”(s读浊音),和现代上海“斜”字的读音一样。又比如,唐·李益的《江南曲》:嫁得瞿塘贾,朝朝误妾期。早知潮有信,嫁与弄潮儿。其中的“期”和“儿”是押韵的,因为按照上海话音念“儿”字,像“ní”音(这个音正是接近古音的),那就谐和了。

   看了这个网页,觉得撰写此网页的人还是很下功夫的。但是有一个事情不明白,唐代的时候有上海话吗?难道唐代的诗人按照上海话去押韵?这些诗作者都是上海人?并且现在的上海话与古代的上海话一模一样?
   为此,查了一下上海资料。结果发现,上海地区,春秋时属吴,战国先后属吴、越、楚,秦汉以后分属海盐、由拳、娄县诸县,唐天宝十载(751年)还才设立华亭县,北宋时期分属华亭县和昆山县,南宋嘉定期间又设为嘉定县。直到嘉庆十年(1805年),上海地区才基本形成10县1厅的格局,有松江府华亭、上海、青浦、娄、奉贤、金山、南汇7县及川沙抚民厅,太仓州嘉定、崇明、宝山3县。1912年,上海地区属江苏省。1925年,上海改为淞沪市。1927年,上海变成特别市。1930年7月,上海特别市改称上海市。也就是说,从上海市的历史演变看,唐代人根本不可能按照上海话发音去押韵,而且在唐代根本不可能有上海语,即使唐代已有上海话,也会与现在的上海话相差太远。所以,用现在的上海话发音去解释唐代诗词的韵,确实不合逻辑。

   前些年,一位传媒方面的学者,突然解读《论语》来了,将二千五百年前孔子的经典巨著《论语》演绎成普世的心灵鸡汤。从传媒角度看,她确实成功了、出名了、赚钱了。应该说,这是现代营销理论的成功,而不是解读《论语》的成功。北京、清华等大学的10名博士,当时联名抛出檄文,说是解读者对传统文化殊无敬畏,阉割了中国传统优秀文化,用媚俗的方式传播有害的思想。这话不是没有道理。当时许多人都有一个感觉,不像是在解读《论语》,而是将自己的观点强加于《论语》,与其说是解读经典,不如说戏说经典,实际上是对自己的一场市场营销。听说她的一本书首次印量就是60万册,至少有一百多万元的纯收入,这还不算以后的陆续进账。
   古汉语确实存在失传的危险。现在的文化人,即使认识《论语》中的所有汉字,知晓古汉语的表达格式,也很难理解《论语》的真正含义。毕竟时过境迁,每个汉字不仅外形发生了较大变化,尤其是含义随着时代的变迁而发生了巨大变化。对于某个汉字,现在是某个意思,不见得2000多年前就是这个意思。这种现象很好理解。即使是现代人用现在的汉字写成的文章,其他人读起来也不见得就懂得作者的原意,更何况2000多年前古典著作当中所深藏的意思!当然,这并不是说,现代人完全不懂古代经典中的意思,只是说现代人对古代经典的理解不一定与其原意完全相符。比如,现在许多人喜欢借用“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这句话,但其意思真的就是看问题不要过于严厉这么简单吗?从其出处之一的班固《汉书》卷六十五东方朔传第三十五看,可能并不是这个意思。

   现在用的是简化汉字,虽然学习起来、书写起来、使用起来方便高效,但也得承认有得必有失。简化汉字失去的方面是,丢失了许多汉字中包含的信息,在人们理解古代书籍方面形成了障碍,所以闹出用现代规范汉字去校对古代汉字的笑话。东晋陶渊明在《桃花源记》中描写桃花源里的人“问今是何世,乃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现在的人们则是,问此字是何意,不知繁体字,更不知古文为何意。此外,简化汉字在还原繁体字时,更是存在信息丢失的问题,甚至还有可能弄出较大的错误。这是当初简化汉字所没有预计到的。估计当时只是想着让汉字学习起来、书写起来方便一些,没有想到阅读古代书籍有一个将简化字还原于繁体字的问题。
   有一天回到原单位,只见漂亮的图书馆上挂着硕大的毛笔书法字体“圖書館”。本人不明白,图书馆的馆字咋是“食”字旁,为何不是“舍”字旁?在繁体字中“舘”与“館”通用吗?估计是有的地方通用,有的地方不通用,要不然为何成了两个字。本人在此望文生义一次。“館”,从食,官声,应该是指与饮食有关的地方。“舘”,从“舍”,官声,可能是指与吃喝没有关联性的房舍。那么,图书馆是让人去吃图书,还是用于储藏图书?这应该是简化字在还原繁体字过程中最容易出现的问题,因为“食”与“舍”都简化成了现在的“食”字旁。在还原过程中,一些自然将还原带“食”字馆,而不是还原于带“舍”旁的馆。

   这就是说,人是很容易出错的。出错的原因之一就是自以为是。正因为自以为是,所以才将自己的观念强加于人。这应该算是某些国人的一种习惯或是偏好。用现在的规范汉字去校对古代书法的对错,用现在的上海话去解释唐代诗词的押韵,用现代的观念去解说2000多年的《论语》,都是这种习惯或偏好的具体表现。一些人既然想当然地去理解古代汉语,也自然会想当然的去解读历史事件,去理解他人言论,将自己的意思强加于别人的文字,强加于历史事件,强加于他人身上。这些年,在一些历史事件的解读上,可谓五花八门,一些历史事件被扭曲得面目全非,卖国贼变成了民族英雄,民族英雄变成了历史罪人。这种现象的出现,除了一些人别有用心、恶意歪曲历史之外,也跟一些人想当然地自以为是的无知相关。
    这种自以为是和强加于人,还广泛存在于各个方面。尤其是一些学者,习惯于用自己掌握的专门知识却解释别的领域的某些现象,将专门知识当成了通用知识了,不懂得任何知识都有一个适用范围这么一个简单的道理。真理再前进一步就是谬误,那么真理横跨出了界线成为什么了?你用农业知识却解决医学问题,靠谱吗?

   自以为是和强加于人,是日常生活中发生误会的原因之一。本来一个人说了某句话,他是某个意思,可是他人解读为另外一个意思,于是引发出许多矛盾,甚至闹出人命关天的大事。这样的事情在现实当中几乎天天发生。至于断章取义所发生的误会,则就更多了,危害也就更大了。现在人人一个手机,沟通起来可以不分时间与地点,但是也常常引发误会。有的没有及时接电话,打电话者就不加思索地认为是什么意思,实际上大多数是是莫须有,无事生出许多非来,这也是强加于人的一种现代版本。
   要防止自以为是和强加于人,就得学会用事实说话和让别人说话。当不明白某个问题、某个事件时,首先应该是进行调查研究,全面了解情况,决不能主观臆断。当觉得他人的言辞有什么不当时,应该加强沟通,弄明白对方言辞的真实意思,更不能只往坏处想。须知,中国地域广大,方言众多,再加上每一个人的表达方式不同,极有可能误解对方的意思。知之不知之,不知为不知。做人要这样,做学问更要这样。


标签:
  • 浏览: 319

  • 收藏: --

  • 分享: --

  • 转发: --

  • 评论: --

评论

暂无评论

博客分类

博客标签

文件归档

访问量

今日 (0)

总访问量 (0)

热门博客主
重磅博文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