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散一石的个人门户
炫门户
来访

今日

博客 BLOG<返回博客列表页
法官的猜测不是“正当防卫”的判定标准
2017-03-27 12:09
分类: 法治

法官的猜测不是“正当防卫”的判定标准
闲散一石

   2016年4月14日,22岁的于欢和母亲苏银霞被11名“催债人”限制人身自由,期间各种辱骂、抽打等欺凌手段花样翻新,“催债人”甚至还对苏银霞露出下体进行极端侮辱,最终忍无可忍的于欢,操起一把水果刀一通乱刺,致“催债人”1死3伤,2017年3月21日被山东省聊城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处无期徒刑。此判一经公布,亿万条评论一齐倒向于欢,史无前例。

   一纸判决为何引起如此巨大反响?源于法院对“正当防卫”的自我理解,甚至是猜测。一审法院认为,虽然当时于欢人身自由受到限制,也遭到对方侮辱和辱骂,但对方未有人使用工具,在派出所已经出警的情况下,“不存在防卫的紧迫性”。据此,法院认为于欢不是防卫,更不是正当防卫,甚至连防卫不当都算不上,完完全全是故意伤害他人。那么,什么是正当防卫?如果说被十几个人包围殴打还不能出手自卫,岂不是只有被人打倒在地而无还手之力才是正当防卫?显然,在此案当中,“对方未使用工具”、“派出所已经出警”成为正当防卫的标准。那么法律又是怎么规定正当防卫的呢?

   刑法第二十条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正当防卫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

   刑法的规定有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规定什么是正当防卫,简言之,制止不法侵害是正当防卫,即使造成侵害人损害的,也不负刑事责任。这是法律赋于公众的权力。第二个层次,防卫过当怎么办?减轻或是免除处罚。如何进行操作,应该有相应的司法解释。第三个层次,对防卫过当有一个排他条款,规定在制止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时,即使不法侵害人伤亡,也不负刑事责任。为此,刑法还列举了严重暴力犯罪的情形,如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对照刑法的条文规定,显然没有聊城市中级法院所说的“对方未使用工具”、“派出所已经出警”等判定要件。这就是说,聊城市中级法院自行制定了“正当防卫”要件,并且以自己制定的判定要件替换了刑法规定的判定要件,实际上等于自行制定法律。更何况,从报道出来的信息看,11名“催债人”并非没有使用工具,在案证据显示,杜志浩等人使用了椅子、鞋子等物体对于欢及其母亲进行了袭击,这在暴力行凶的过程中毫无疑问属于使用工具。

    什么是“防卫的紧迫性”,这又是此案当中的一个重要问题。被10多人控制人身自由,力量对比十分悬殊,对方随时可以发起攻击,算不算紧迫性?当事人遭到各种殴打、羞辱,在寡不敌众的情况下没有警察的保护,算不算紧迫性?在案发4个月之后,讨债一方被当地警方认定为“吴学占黑恶势力团伙”,这就更加证明当时的危险处境。尤其是,防卫的紧迫性是由事后法官凭猜测进行判断,还是由受到不法侵害者现场自我判断?显然刑法将这个权力交给了当事人或是被侵害人,而不是交给了法官。一审法院认为,于欢当时“不存在防卫的紧迫性”,显然属于猜测和事后凭空想像,与法律规定不符。
   于欢当时的实际处境是,面对着杜志浩等一伙人长达几个小时的不法侵害,向公安机关求助又没有得到保护,在一个封闭空间内面对10几个人的围攻,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处于绝望当中的于欢别无选择地拿起水果刀通过乱刺,以求脱离险境,显然具有正当性。如果没有不法分子的侵害,于欢不可能拿起水果刀乱刺,这样的逻辑再明显不过了。应该说,不法侵害是正当防卫的前提条件,只要遭遇到不法侵害,就有权进行自卫,即使当时判断出了差错,也是自卫。此案当中的杜志浩则是死有余辜,如果不是违法去替别人“讨债”,如果不是他以极端侮辱的方式对待于欢及其母亲,如果不是他肆意践踏法律,何至于被刺死?不作不死,杜志浩自作自死,尽管他罪不致死,但是这他的自作自受,怪不得别人。法律应该保护于欢这种被欺凌者,而不能保护杜志浩这种作恶者。聊城市中级法院的判决显然与此背道而驰。


标签:
  • 浏览: 498

  • 收藏: --

  • 分享: --

  • 转发: --

  • 评论: --

评论

暂无评论

博客分类

博客标签

文件归档

访问量

今日 (0)

总访问量 (0)

热门博客主
重磅博文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