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散一石的个人门户
炫门户
来访

今日

博客 BLOG<返回博客列表页
“中国大学培养不出大师”之四问
2017-03-19 16:13
分类: 教育

“中国大学培养不出大师”之四问

闲散一石


   中国大学培养不出大师已经炒了许多年,而且一直被中国大学校长们炒得火热。在下一直不明白,为何弄出这么一个问题出来,为何一直要炒这个问题。现在终于弄明白了,原来是一些人掩耳盗铃、自欺欺人、推卸责任,暴露出国人的丑陋心态。为此,提出四个问题并进行解答,以说明国人的这个丑陋心态。


   第一问,什么是大师?其实,中国大学出不了大师是一个伪命题。这个判断的前提是,中国大学从来没有培养出大师,也不可能培养出大师。事实上真的是这样的吗?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应该回答什么是大师?大师是什么?标准是什么?条件是什么?牛顿一样的人,爱因斯坦一样的人,爱迪生一样的人,还是孔子一样的人,钱学森一样的人,梅兰芳一样的人?没有人给出标准。这同检验商品没有标准一样,标准都没有,你怎么可以说这个商品合格不合格?弄出一个不是问题的问题,是不是一个伪命题。这说明了什么?提出这个问题的人,缺乏起码的逻辑思维能力。这着实让人震惊,中国的大学居然弄出了这么一个无厘头的问题。


   第二问,大师是大学培养出来的吗?按照某些人的说法,大学应该培养大师,大学也能够培养出大师,中国大学培养出来的人当中现在没有发现大师,但是外国大学培养出来的人当中有大师,所以得出结论中国大学培养不出大师。假设这是基于事实上的判断与推理,那么就应该在实践当中得到验证。可是,事实上并不是这样。美国的爱迪生发明了留声机、电影摄影机、电灯等,对世界产生了极大的影响。他一生的发明共有两千多项,拥有专利一千多项,被美国的权威期刊《大西洋月刊》评为影响美国的100位人物第9名,应该算得上大师了吧。但是,爱迪生是哪所大学培养出来的?中国的华罗庚,是中国解析数论、矩阵几何学、典型群、自守函数论与多元复变函数论等多方面研究的创始人和开拓者,国际上以华氏命名的数学科研成果有“华氏定理”、“华氏不等式”、“华—王方法”等。华罗庚并被列为芝加哥科学技术博物馆中当今世界88位数学伟人之一,应该算是大师了吧?他是哪所大学培养出来的?这样的例子太多了。即使在清华大学当初国学四位大师梁启超、王国维、陈寅恪、赵元任当中,梁启超出自于传统书院,王国维则是前清秀才,陈寅恪虽然游历欧美多年但未带回片纸文凭,只有赵元任是哈佛博士,所学专业却是横跨物理、数学、音乐、语言几大领域,可他却是国学大师。


   当然,现在世界级的知名学者当中的确有许多人是大学毕业。但是这能证明他们是大学培养出来的吗?如果说他们是大学培养出来的,那么他们刚出校门时为何什么也不是,有的甚至连个工作都找不到?如果说他们刚出校门就是大师,那么与他们同期毕业的同学们岂不人人都是大师?事实是这样的吗?如果大师不是大学培养出来的,那么为何来了一个中国大学培养不出大师的这个结论呢?这就得扬扬国人的家丑了。许多国人好大喜功,什么光都想沾,什么丑都要躲。某人取得了成就,一些人就套亲近;某人出了一个丑闻,一些人就刻意躲避。这实际上就是一种虚荣心理。反映到大学身上,情况就变成这样的——某个人出了香名(比如作出了巨大贡献,当了大官,获了大奖),某所大学就立即站出来说,这是我们学校培养出来的(因为是该所大学的毕业生),往自己脸上贴金。如果过了一段时间,此人又出了丑名,身败名裂,当初站出来认领的大学就沉默不语了。这种虚荣之心反映到贪官身上极为明显。某人成为官场名星,立即被其所毕业的大学捧为杰出校友,过了一段时间此人锒铛入狱了,这所大学立即默不作声了。这种“大师是我们大学培养的,大奸则与我们大学无关”的做派是不是丑陋?其实,一个人能不能成为大师,与其个人才智、个人努力、偶然机会、工作环境,与小学、初中、高中、大学的教育,都有关系。尤其是,他们走出学校之后,学习的时间更长,成长的决定因素更多,他们成为大师即使与大学有关系,也不是很紧密,因为在知识更新极快的现代社会,大学所学的那么一点知识早就陈旧过时,靠那么一点过时的知识是无论如何成不了大师的。说彻底一点,大师都是新知识的创造者,而不是旧知识的集成者或是守护者。大师的出现是多因一果的关系,并不是一因一果的关系,更不是大学教育的必然结果。


   第三问,大学真的要培养大师吗?估计只有中国高校的一些人如此想、这么说。不知道世界上有没有哪所高校宣布,我校就是要培养本国的大师或是世界的大师。如果有,应该说这完全是公开欺骗,因为不可能大学一毕业就是大师。实际上,无论是什么学校,其目的都是为社会培养掌握某个方面专业知识与技能的人才。这与林业局没有什么两样。林业局植树造林,并不是要造出几棵参天大树,而是要造出成片成片的某些可以提供木材的森林,比如杉木、马尾松、水杉、杨树、桉树、桤木、泡桐、柏木等等。如果在一大片森林当中冒出几棵参天大树,林业局的人只会问这几棵树怎么长得这么大,绝对不会说这是我们刻意栽培出来的。按照时下的说法,中国的大学是要培养社会主义事业合格建设者和可靠接班人,这就是各行各业、各个方面、各种类型的专门人才,而不是培养什么大师。同样道理,如果在大批毕业生当中冒出几位大师,大学应该问,他们几个为何能够出这么大的成果,而不应该贪天之功地说,这是我们培养出来的。欢喜可以,贪功则过。


   第四问,培养不出大师应该问谁?假设高校应该培养大师,那么培养不出大师应该问谁呢?是应该问社会,还是应该问政府?都不是,应该问那些大学校长们。中国政府在高校建设方面投入巨大,盖了那么多的建筑,建了那么多的教学设施,购置了那么多的实验仪器,配置了那么多的教师,并且给了教师很高的社会地位和经济待遇,应该说政府已经尽到了责任。中国的老百姓更是为高校作出了巨大贡献,高校那么多的经费保障还不是老百姓纳的税,即使这样,自己的孩子上大学还得再掏几万、十几万的钱。可是,不用说培养大师,连老百姓要求的学到真本事、找个好工作都做不到,难道这还要怪政府和社会?只能说,这是负责办大学的人没有把大学办好。自己都认为应该培养出大师,可是却没有培养出大师,不怪大学校长又能怪谁呢?公众要问,大学的校长你们是大师吗?你们不是大师,你们立志要成为大师吗?中国大学存在许多问题,都是办大学的人没有管好大学造成的。大学校长对此应该扪心自责,而不应该矫情地对舆论发问。在这种矫情的背后,实际上是在有意推卸责任,还是“大师是我们培养的,大奸与我们无关”思维的结果。一些大学校长自己没有将大学办好却还要推卸责任,无论从哪个方面看都是说不过去的。自己没有丁点担当精神,又怎么培养出大师?



标签:
  • 浏览: 484

  • 收藏: --

  • 分享: --

  • 转发: --

  • 评论: --

评论

暂无评论

博客分类

博客标签

文件归档

访问量

今日 (0)

总访问量 (0)

热门博客主
重磅博文
<
>